无可奈何《赤壁》

无可奈何《赤壁》

自己满怀着看过《赤壁上》之后对吴宇森先生的美好期待和对缠绵在炎黄种人心血中一九〇〇年的遗闻和故事的视觉表演去了影院,结果开掘:借东风未有了,华容道未有了,火攻的idea如何想出去未有了,群英会形成了两人的约会,苦肉计产生了美丽的女子计,全片小桥的戏份比什么人都多,武皇帝竟然为了美眉泡的一杯茶输了一场中中原人民共和国历史上最有名的烽火……

    看完《赤壁》出来,朋友问小编有什么感想,作者耸耸肩,无可奈何。因为整部电影看下去,无论是旧事剧情,结构还是人物表演,作者对吴宇森先生那是一对一滴无奈。。。
    首先,《赤壁》的乌克兰语名字被翻译为Red
Cliff(青蓝的岩壁)。照此逻辑,那么萨尔瓦多想必将在被翻译成Long
Spring(很短的春季)了。其实依照国际惯例,人名、地名一般都会平素音译,而《赤壁》为了迎合欧洲和美洲观众,硬是意译成了“红岩”,未免给人奴性十足之嫌。难道那正是吴大出品人被好莱坞潜移暗化的结果?此为“无奈”之一。
    影片最初还没怎么交代传说剧情,就等不如上演了打打杀杀的所谓“大排场”。先不论那个刀光剑影、杯弓蛇影、骨肉横飞的强力镜头中是或不是看到些美学的阴影,作为观者,越发是对三国历史不甚领会的观者能搞掌握本场大战是怎么回事吗(反正作者是犯了好一阵子狼藉才看掌握)?更不用说吴导努力要讨好的海外观者了。此为“万般无奈”之二。
    在此以前看《康熙大帝来了》,知道林志玲女士在小桥身上是下了武术做了学业的,从事电影工作片中他奋力调整的娃娃音也能够看出来。缺憾无厘头的词儿毁了她的用功,更可笑的是他跟托尼梁的这一场床戏。作者肯定,作为同一具备偷窥欲望和八卦精神的自个儿,其实照旧蛮期待帅哥美观的女孩子的床第风月的。然则,这一场毫无要求的床戏实在令人倒煞胃口。唐哉皇哉的托尼梁的确魔力十足,可脱掉服装现在,他便是个年届50的老男子。尤其令作者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为啥在不惑之后,成婚在此以前,托尼梁那么热衷于宽衣解带的跟女歌星在床的上面厮混,以至不惜“轮胎”外露,难道真应了民间那句“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古话?很显眼,那又是吴导用来投其所好西方观者的必杀一技。此为“万般无奈”之三。
    关公丢了拳毛,张益德练起了毛笔字。那可能是制片人为了幸免把她们“符号化”,故意设计的小巧思,以便让那个远近知名的野史人物更加的雄厚风趣。有意思倒真是风趣了,丰满可也未见得。想颠覆古板的关大哥形象就应有改名字为《大话三国》啊,写字的张翼德倒真是给电影院里扩充了广大笑声。两位歌星名不见经传,朋友说得好:反正化上妆都同一,何必请大腕影星乱花钱吗!综上可得,吴导依旧多少费用发现的!可怜的是,那四人物在整整录制架构中也许连被“符号化”的形象亦不是,他们只是装备而已。此为“无奈”之四。
    比较多人对张震(英文名:zhāng zhèn)的演出不是很头疼,感觉他从未展现出孙仲谋的气魄。小编倒认为还可,把孙权演成张无忌,也终归一种创新啊!令小编备感纳闷的,是孙权打猎的这一场戏。一般皇家出门打猎不正是围好了地方,打些眉角鹿啊,野兔啊什么的,顶多射个大雁就算不错了!那老孙家还真厉害,出门打起爪哇虎来了。并且周郎那小子也坏,居然让小孙壹个人去追孟加拉虎!虽说那苏门答腊虎很象正龙拍虎里的年画折好了放在草地上的,可到底人家孙仲谋也是一国之君啊,无法这么逼人家啊!此为“无可奈何”之五。
    很想放过诸葛武侯,不过想来想去照旧万般无奈不关乎他,因为导演太信任金城武(英文名:jīn chéng wǔ)的村办吸引力了,他认为打好了那张牌,就能够男女通吃、老少皆宜。的确,金城武(Jin Chengwu)的智囊在跟每一个人对戏时,不论男女竟然不论鸽马,一律都在放电,很有一种用眼神拿下全体人(畜、禽)的决定和自信。用蔡康永(Cai Kangyong)的话来讲:诸葛孔明看哪个人都离得那么近,好像接下去就要亲吻同样。说实话,真的无法怪金城武(Jin Chengwu),他实在是太帅,以致于观者只看见到了她,没看出诸葛卧龙。在电影中,那贰个给马接生,给鸽子洗澡,用扇子来维持冷静,跟周郎琴瑟和鸣的,不是聪明人,他正是金城武(英文名:jīn chéng wǔ),仅此而已。此为“无语”之六。
    至于带有荆楚特色的小马“萌萌”,“小燕子”孙尚香,横眉立眼拉着架子随时图谋跟人掐架的二愣子甘兴(鬼知道三国里面究竟有未有那号人),还会有业余时间喜欢编草鞋的刘皇叔、还是带着世间风骚的前“丐帮帮主”常胜将军……太多的“无奈”让本人无可奈何了,就此作罢,洗洗睡了。

其实本人倒是不反对吴宇森(Wu Yusen)把大战片改成古装片,把英雄传说片改成爱情片,但最少你要表演这一个本身从小耳濡目染的等了二十几年的好玩的事啊。要是电影那样演,小编还不及去看小人书呢!作者发觉,电影中那个凡是跟现实(散文实?)符合的开始和结果,拍得都很好,举个例子拾九分钟的草船借箭动人心弦,五分钟的《短歌行》起起伏伏。剩下的那几个罗贯中语焉不详只怕跟罗先生对着干的内容,既未有好的剪辑也绝非好的调节,以致连赤壁上中那么方便的音乐和个人秀也浑然不知了。笔者说吴宇森(John Woo)啊,要知道罗贯中的轶事流传了那样多年不是从没有过根由的,它确实美观啊……您和一帮制片人拍脑袋想出去的西格局的勇敢漂亮的女子和兵戎相见,真的是我们看了这大多年的贵族的战乱么?

自家依然回到重新看《三国演义》吧,期待若干年后换一个出品人能把它拍得越来越好。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