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又贖了誰的罪

誰又贖了誰的罪

這是一個關於謊言、忠誠、逃避、愛與責任的传说。

   又是一部看了之後讓作者短期無法釋懷的悲情大片。

传说以隐衷的阿富汗為背景展開,埃米爾與小仆人哈桑是從小一齐成長的伴儿,直至,Hassan爲了掙回埃米爾遊戲中的戰利品——風箏,用鮮血捍衛了小主人的补益,和友爱的忠誠。不过,埃米爾爲了逃避懦弱的友爱,選擇了訣別。

    一切的轉變都源於那個平靜的伏季午後。

戰亂使埃米爾和父親逃到了巴基Stan,過著一般人的活着,直至她收受來自故鄉的一通電話,靈魂喚了他归来。

    難道真是因為炎熱的天氣,使潛藏已久的心理在那個午後迸發,讓這一切都來得令人手足無措?

哈桑死了,還是爲了守護屬於埃米爾的全数物。也讓埃米爾知道,原來,身邊以身报国為本身流血流汗的夥伴,竟然是团结的親兄弟。父親教會他做一個自重的人,原來正直的人也可能有轻手轻脚的隐私。

    罪惡的来自來自Briony.

不可能再避开了,爲了救回Hassan遺留下來的孩子,放手一搏;也爲了,贖回本人的罪。

   “Yes,I saw him,I saw him with my own
eyes.”就是因為她堅定的眼神,斬釘截鐵的字句和打字機下迴響著的擲地有聲的證詞,將罗布bie推向了罪惡的深淵,斷送了塞西ia觸手可及的美满,也在不知不覺中使本身陷入了忏悔與自責的沼澤地。

命運的齒輪一贯轉動著,不管碾在底下的是哪个人。只有愛,能变成再一次飛天的勇氣。

    Briony那樣果斷地告訴她那放蕩的Lola “It’s him.”
那樣處變不驚地在法官眼前做了證詞,那樣毫不猶豫地翻出了罗布bie寫給Cecilia那封充滿猥褻詞語的“並沒有準備給任何人讀的信”,這一切都以因為寧靜午後的那一場場振作振作——窗外濕身的Cee在罗布bie后边一覽無餘,Briony偷看了罗布bie寫給Cee这令她難以接受的“道歉信”,又在不经常中親眼證實了Cee&罗布bie的曖昧關係。

    毫無疑問,內心躁動令她產生了嫉妒之情。

十三歲的她自以為很懂愛情。躲在窗內的他有一張稚氣中透著成熟的臉。她在猶豫。“You’re
lier,you’re
lier……”在母親對著兒子痛徹心扉的叫駡聲中,她的內心如同在掙扎。十三歲的他還不知晓什么承認自身的錯誤。

    直到十八歲,她從懺悔中學會了贖罪。

    可上帝一贯都沒有給她機會。無數次的幻覺中,她見到了罗布bie,然而他又何其地恐懼,害怕因為自身的謊言而將罗布bie送上前方沾滿鮮血的擔架。

    她那麼用力地洗刷本人的雙手,然则於事無補。

    不过,罪真的僅僅在於Briony嗎?

    Lola那晚粉紅色的裙子,無疑是一種調情的隱晦。她正是被強姦,還是心甘情願?在七年后又若無其事地與當年侵略她的女婿結了婚。婚禮上,她那逃避的眼神難道真能讓這一切都變得心安理得么嗎?事實是,虛偽的人逃脫了罪責。

     Briony說她始終都沒有获得三妹的諒解。1937年3月1日,罗布bie在敦克爾克大撤退的头天死於敗血症。1939年二月四日,Cecilia因突如其來的水災長眠于車站。她只可以通過編造一個Happy
ending來消除些內心深處的后悔,給良心稍稍空出一個内置的地方。

    她們誰也沒有得到渴望的甜蜜。幸福註定在这個午後產生,在那個夜间結束。

    幸福不會繼續。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